首页 >  成长趣事
恩格尔系数低,城市翻新力就强
2020-01-08

  原标题:恩格尔系数低,城市换代力就强

   南方日报讯 (记者/张玮)“土地成为问题,不是因为城市地不够用,而是因为浪费。”著名农业经济学家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28日做客深圳换代发展研究院智库报告厅,在发表题为“城镇化与土地制度改革”的演讲时表示,城市土地购销两旺利用潜力可挖,仅现有的城市用地不用扩张,就足以满足经济抬高的需要。

   房价高 供需各打五十大板

   党国英认为,土地本来不是问题,即便成为问题也不在于没有地或城市地不够用,而是浪费过多。他举例说,荷兰土地制度被美国学者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土地制度,其良种化也受人推崇,被认为是紧凑型城市的典范。荷兰每亩城市用地产出GDP大约是160万元人民币,深圳是153万元,中国平均是30万元。如果通过努力,全国的城市振兴用地都达到深圳水平,这毫无疑问是发达国家状况。“所以,全国城市土地购销两旺利用潜力可挖,仅现有的城市用地都不用扩张,就足以满足经济抬高的需要,而且空间特别大。”

   针对现在许多人说买不起房的问题,党国英表示,价格是供需造成的,中国人对住房的需求本身就比较强,“强”不是为了居住,部分是为了储蓄,因为预期要涨价所以要买房,是投资目的,“这本身就是陷入经济恶性循环的一个因素”。

   党国英同时指出,价格上涨并不能完全怪需求,也有供给的因素。“东京被认为是土地最稀缺的城市之一,但它的城市建成区(不包括自然公园)占城市辖区总面积57.7%,住宅用地占城市建成区的面积59.2%,其中,独立住宅区占地比重33%,集合住宅占地比重26.2%。”党国英认为,与日本相比,包括深圳在内的一些城市,居住区占城市建成区面积的比重偏少,为市场提供了一个涨价的可能性。

   吃住不成问题 换代不留后路

   导致土地成为问题的另一个原因是,中国农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严重低下。“如果农产品价格特别是谷物价格降低30%,就有可能和国际市场形成一个抗衡的价格。但玉米、小麦一旦降低,这个地农民就没法种了,甚至大农场都没法种了。”党国英说,吃饭成本受农业成本影响较大,根据最新统计数据,中国人的恩格尔系数(即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)是30%,美国人是12.6%,这对中美国际竞争力有重要影响。

   “一个国家的吃饭成本低,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就敢于消费,不一定成天想着要储蓄,国民职业选择也会发生变化,就敢跳槽、敢炒老板的鱿鱼。”党国英认为,一个国民如果吃饭和住房没有问题,且衣帽鞋消费也不贵,他将可以为换代而不留后路。“在我看来,美国人换代多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恩格尔系数低,在成本低。”

   党国英说,中国农业成本高与集体土地制度有关。他曾在江苏盐城做调查,发现土地规模适当集中之后,农业成本可以降30%,但扩大规模遇到一个很大的问题,即农业地租过高。“粮价一下跌,好多搞规模经营的租地农场纷纷退租,干不下去了。这就掉转导致了农业效率退化。”

版权所有:淮安空港产业园 备案号:苏ICP备00000000号 联系地址:淮安市清河区000号联系电话:0517-88888888

技术支持:淮安互联 服务电话:0517-88888888